无疆

偏爱韩叶。
长弧。
谢谢。

这文我之前给忘了,实在不好意思,光顾着大号的两个新坑了。

这寒假快要过完了,真的不好意思,我最近没时间填坑了。

最近一次有可能的填坑应该也会在暑假了。

很抱歉,学业繁忙。

而且我需要在这个原世界观基础上加入吸血鬼心兽的设定,并且再去把世界观和人物设定解决一下。

序章被屏了,能不能解屏可能随缘。

剩下的我也不删。

愿意等我就等一下我吧,不愿意的咱们有缘再见。

我肯定会带着更好的作品回来的。

【韩叶】The Blood.(序)

预警:
1.韩叶only,吸血鬼设定,此处为本文出现的部分英文名词解释,不懂的部分可以评论提问。
2. 极度ooc,毕竟第一次写韩叶。
3.文笔小学生,并不会写恋爱的感觉。
4.大约是上中下,预计2w字左右吧【我会控制住我自己的【不就是讲他们谈恋爱了嘛【用自己的坑品保证不虐【buni
5.十分乱来的时间线,不要带入到原著里思考哟。
6.没有存稿。
如果可以的话,请继续↓

0.
叶修深深的吸了一口手上的烟,眯着眼睛透过烟雾看着眼前黑黝黝的枪口。
“想杀我?”
烟雾在肺中缓缓的穿行,独特的味道随着血红蛋白流遍全身,然后再从口中缓缓吐出。
叶修把身体往后仰,靠在黑丝绸椅背上,手将烟夹着拿了下来搭在靠手上,昂起头,目光从枪口上移到了持枪人的脸上。他突然笑了,从黝黑的眼睛无法看出他的情绪。
“你还太年轻了。”
那双眼睛就那么逐渐转变为血般深红。

1.
其实,叶修一点也不像一个Lasombra,尤其是他身为Lasombra一族的族长时。
优雅、高贵、残忍,并且有那么一点颓废的美感,就像他的同族王杰希那样,一个称职的领导者,一个标准的Lasombra。
而叶修,初次见面或许只能从他身上,看到颓废,没有美感,更没有优雅与高贵。

“不过,在血族这个追求美感到极致的族群里,已经很多年没有人会因为他的外表而质疑他的实力了。”
喻文州当着叶修的面这么给卢瀚文介绍到。
叶修还是那副淡笑着的样子,烟在手里夹着,烟雾袅袅上飘,不经意般开口:“确实,在血族这个实力至上的族群里,已经很多年没有人会因为喻文州的灵活度而质疑他的实力了。”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却并没有产生任何火花。仿佛只是一圈水波与另一圈水波相遇,没有激起水花,然后慢慢向相遇相反的方向消退,最后只剩下平静的水面。

喻文州先一步移开目光,向叶修举起手中的酒杯示意了一下,然后扭头安抚的揉揉卢瀚文的头,在接受到卢瀚文不明所以又有些担忧的目光后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去找另一边的黄少天。
卢瀚文明显的振奋了不少,像个小孩笑着立正了一下,朝队长点了点头,略带谨慎的看了一眼一旁翘着二郎腿有一口没一口抽着烟的叶修,然后转身向着黄少天在的宴会大厅另一头走去。

喻文州看着他慢慢被其他人的身影挡住,然后才转过身走到叶修身边,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摇了摇自己手中的酒杯,“不知道前辈最近过得怎么样?”
叶修抽完了手中的烟,把烟头按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随意的回答:“马马虎虎吧。”目光穿过人群停留在宴厅另一边吵吵嚷嚷打打闹闹的黄少天和卢瀚文身上,笑得有些愉悦,“不过你们倒是把瀚文养的又像你又像黄少天的,真是有夫妻养了个孩儿的感觉啊。喻文州先生,养了个很像自家老婆的娃,感觉怎么样?”
喻文州笑了笑,也没把这话放心上,扭头也看向那边,随口接了一句“挺好的。”
叶修有些意外的扭头看着喻文州,“哟,喻爸爸你接受这个设定还真是快啊,你不会是真的和黄少天有一腿吧。”
喻文州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笑着看了他一眼又扭头看向那边。
叶修撇撇嘴,颇有些无聊的拿起放在一旁的酒红色液体抿了一口。喻文州这人,还真是无聊,开个玩笑都不配合哥。
喻文州脸色不变。
垃圾话这种东西,谁认真谁就输了。

黄少天似乎感受到了目光,也往叶修喻文州这边看过来和他们对视了之后朝他们笑着摆摆手打了个招呼。
喻文州朝黄少天笑了笑,见他有转身继续和他们说笑了,也便收回目光,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杯里晶莹酒液,小抿了一口。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抬起头扫视了一周整个大厅,一张一张的面孔被电脑扫描一般被保存进他的大脑了。
看来接下来,还有一位重量级人物要到场了呢。
叶修似乎是看出了喻文州心里所想,靠在椅背椅背上调整了一个自己舒服的姿势懒洋洋的窝在那里,指尖夹了一支不知道又从哪里拿出的烟,“接下来应该是老韩到了吧?”
话音刚落,宴会大厅的大门便被推开了。本来有些嘈杂的大厅有一瞬间安静了下来,看见来人后便出现了低低的私语声。
为首走进来的那个带着墨镜,一身黑色西装的人便是Brujah家族的族长——韩文清。今天的他披着长度刚好过了大腿根的披风,内衬是红色的,外面则是夜色般的黑。一阵从窗口逃逸的风吹动这件披风,披风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像是恶魔苏醒前,翅膀的轻轻抽动。
一些年轻的女性吸血鬼已经蠢蠢欲动。她们用涂抹了鲜艳指甲油的手或者一把滑稽的扇子遮住嘴与自己的同伴聊着写什么,目光时不时暧昧的往韩文清的身上贴过去。
叶修啧啧两声,颇有些感慨的样子,“哎呀,老韩还真是坚持准点到场啊。”
喻文州点点头,扭头看着叶修的侧脸,“毕竟韩队身边有张新杰前辈,再怎么说也不会迟到。”他发现叶修只是专注的看着韩文清,有些无奈。这不能怪他,良好的教养已经让他养成了说话是直视对方眼睛的习惯。
叶修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没错,更何况老韩坚信主角都是最后一个到。”

说实话,虽然叶修和喻文州谈论的声音不算小,但他们在离大门最远的地方,也不怕什么。可偏偏韩文清似乎听到了叶修的评论,目光直直的扫了过来,直直的撞上叶修的眼睛。
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啪的打响了,像是静电的声音。
这不再是水波的相遇,而变成了两个高耸的波浪在蓄力后将所有力气爆发在接触的一瞬间,溅开了无数白色浪花泡沫。
叶修还是那副样子,靠在黑丝绒椅背中舒服的像只猫,只是那双眼睛亮的可怕,猩红的颜色在他眼中如同乌云飞速集结般吞噬了原本的黑色。他笑得格外开心,对着韩文清无声的说了几句话。
从喻文州的方向并不能看出来他说的是什么,但是他却明显的看出来,韩文清在看到那句唇语后表情有一瞬间的松动。

是什么呢?不如……喻文州暗暗想。
打住,亲爱的。他的来自Ventrue的血脉并不容许自己以这种方法窥探别人的秘密,更何况,关心这种无聊的八卦并不是作为一名贵族应该做的行为。

2.
韩文清的表情当然只松动了一瞬间,那一瞬间过后,他还是那个让人倾心也让人恐惧的Brujah家族的族长。
一直在韩文清身后半步的戴着银边眼睛男子也就是张新杰上前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韩文清点点头,然后径直走上楼梯,向着早已订好的包厢走去。
韩文清走进去,发现自己已经算是到的早的了。不小的宴会厅内拜访者一条长长的餐桌,上面只有孤零零的两个人,是Tzimisce族的族长周泽楷和副族长江波涛。
周泽楷坐在位置上朝韩文清点了点头,有些腼腆的笑了笑。
江波涛则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一边要行礼一边说:“韩前辈张前辈,好久不见了。”
韩文清拦住了他要行礼的动作,“你们两个倒是来的挺早。”
江波涛直起半躬的身子,解释到:“队长他不太喜欢和下面的族人交流,就早早上来了。”
韩文清点点头表示理解,接着他便向自己的位置走过去,脱下披风坐了下来。
张新杰体贴的接过披风,搭在自己胳膊上将披风整理了一下,将红色的那一面完全包在里面,然后递给了一旁保镖模样的人,自己坐在了韩文清身边。那人接过披风恭恭敬敬的半鞠了一躬,然后抱着披风下楼退出了大厅。

叶修眼中的红色已经褪去,他估摸着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位差不多落座,于是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拽展了衣服,确定没什么大问题后就扭头看着喻文州开口:“文州,走吧,宴会要正式开始了。”
喻文州笑了笑,点点头,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目光不留痕迹的扫了一眼叶修今天的穿着。
标准的黑色西装三件套,外套领片上还戴了银色胸针,搭配的黑色皮鞋更是一家国际闻名的定制皮鞋店中专门定制的。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在西装的马甲胸口处还绣了一朵风骚的暗红色玫瑰。
喻文州觉得他这身衣服穿出来完全就是为了撩人约炮,但他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看破不说破是他的处事原则之一。
而关注到这边的苏沐橙和黄少天已经走了过来。作为副族长,他们是要跟着自己的族长一起参加宴会的。
苏沐橙今天穿了一身香槟色的修身礼服,花纹古朴,长发似乎是为了搭配衣服在脑后低低的盘成古典风格,一支步摇从中插过,几缕长发似乎是没有被盘进去,却让她更添了两分风韵。她浅笑着走进,向喻文州点点头,然后自然而然的挽住了叶修的胳膊。
叶修低头看着她问:“云秀呢?不是和你一起的吗?”
苏沐橙往楼梯口那里看了一眼,叶修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恰巧看见楚云秀和李华正在往楼上走。
似乎是察觉到了目光,两人往这边看了看,看见是叶修和苏沐橙又都笑了笑。
简简单单一身灰色西装的黄少天直接凑到喻文州身边,和叶修草草摆摆手闲聊两句,就开始抓着喻文州的袖口控诉卢瀚文不尊老爱幼。
喻文州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一边听他说一边引着他往二楼走,叶修也挽着苏沐橙上了二楼。

此时在长条餐桌的两边,人大多已经到齐落座,本来随意的寒暄闲聊着,见这几人上来纷纷热情的“招呼”着。
叶修随意的搪塞闲扯了几句,也懒得找自己位置,看见韩文清对面的位置还空着,就领着苏沐橙坐了下来。

韩文清坐在那里手臂靠在椅背上,手撑着额头,另一只手中把玩着一支缩小到只有一根食指长度的华丽权杖。
那是各族族长才有的东西,真正的权利的象征,这也是参加这次会议的凭证。
当然,到现在还在负隅顽抗的其余两个派系肯定无法拥有这个东西,他们的身份一直都属于这个族群的黑户。
十年,在吸血鬼世界中算的不得什么,那么一千年呢?
韩文清执掌Brujah生杀大权的这一千年来一直干一件事。
这是在逼他们诚服。
叶修落座后就颇有兴趣的看着韩文清的动作,干脆手支着下巴就那么盯着韩文清看,也不说话。不知道的还要好奇韩文清到底长的有多好看呢。
叶修这么一想就笑了。

开玩笑,老韩好看的地方能让你们随随便便看到吗?

叶修这么一笑,韩文清也没有办法忽视他了。他姿势不变,抬眼看了一眼叶修,紧接着就眯了一下眼。
“怎么戴上了这个。”
叶修拇指上带着一只十分精致的红宝石戒指,上面的红宝石几乎有一个人的拇指指甲大了,底部被削平与铂金底座严丝合缝,在红宝石与底座接触的边缘细细雕镂出简单又不失典雅的图案。
“怎么?不行吗?”叶修就那么撑着下巴歪了歪头,笑着看韩文清,“好歹咱们的这会议是百年一次,我准备的正式一点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韩文清不说话了。

这戒指是什么?是血族长老的象征。放眼看这次血族峰会,也就只有叶修和韩文清两位有这样的戒指。
Methuselah大多都沉睡了,权利被长老掌握,可转眼之间就连仍在活动的长老也寥寥无几,血族似乎在不断的自我削弱,而在席的这些年轻人就是血族的希望。
比如周泽楷。

叶修的目光移到那个安静的喝着酒杯内红色液体的青年身上。
周泽楷的实力没有人会否认。那样一个总是腼腆的笑不爱说话的年轻人,似乎像个沉睡的雄狮。殊不知人家还有清醒的时候呢。
叶修想了想,又笑了。不知道当初Tzimisce前任族长被周泽楷吸干的时候有没有意识到这只沉睡的雄狮已经苏醒了呢。

“How to get the power?”
“Eat it.”

这就是血族获得力量最直观的方法。当然,很多血族并不屑于这么做。
周泽楷的天赋不错,获得他曾经队长那样的实力只是时间问题,当初那么做也只不过是不懂规矩遵从了自己的本能而已。

“在看谁?”韩文清见他发呆,于是开口。
叶修听到笑着把手收回去不再撑着下巴,“看了看他们,都没有老韩好看。”
韩文清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看了他一眼,“少贫。”
紧接着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手上旋转那个迷你权杖的动作马上停了下来,将权杖虚握在手里,撑在额头上的手老实的搭在他的大腿上,露出戴在拇指上的和叶修一样的红色戒指,身子也坐直了。
很快其他人也调整了坐姿,只有叶修还是靠在椅背上没个正形。

房间另一面的门被换换开启,没有任何人推着,露出里面一个难掩衰老的身影,推开大门的力没有收住,瞬间吹动了长桌上盖着的白色桌布,所有人神经瞬间紧绷脊梁绷得直直的承受下了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若不是叶修和韩文清眼疾手快按住了长桌,估摸着桌上为每个人准备好的“饮料”就洒了。
那个颇有些虚弱的身影慢慢走出来,叶修皱着眉开了口:“老冯,你这是什么情况?”

被叫做老冯的血族笑了笑,“我就要进入休眠期了,但是Antediluvian有苏醒的趋势。”

The Blood(部分名词注解,不断更新√)


以下可看可不看,如果为了看文更加方便,可作为了解。

部分名词注释:【所有资料除了自己编的全部来源于百度】

1.叶修与王杰希所在的族群——Lasombra
Lasombra 是优雅的坠落者,其中的成员对此也甚感满意。在他们身上,优雅与残忍并存,高贵与颓废同在。Lasombra 也是天生的领导者,而且他们相信自己比别的同类都要强的多。在原来的 Brujah 族领导人背叛无政府主义者(Anarchs)之后,Lasombra 开始领导魔党。几乎所有的魔党摄政者都出自Lasombra。他们指导(有时是鞭打)着魔党,使之成为一个不会缓和的力量。Lasombra 成员认为自己有着对于初拥(the Embrace),谋杀以及兽性爆发(Frenzy)的权力及权威--很多 Lasombra 成员成员会问,如果你想要做个吸血鬼,那么怕这些事干吗?此外,Lasombra 成员大都参加了某个系群(Pack),并且靠这个提升自己的力量。Lasombra 和 Tzimisce 不同,他们并不蔑视抵制一切人类,只不过觉得由自己来控制那些家伙比较有趣。

2.韩文清所在的族群——Brujah
Brujah是血族中最适合战斗的氏族,确实,Brujah成员体格基础是所有血族中最好的。
不过Brujah成员信仰观念的复杂程度也是血族中数一数二的。从纳粹主义者到环境论者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外人看来Brujah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仅仅因为对权威的蔑视才使他们走到了一起。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有个笑话说,Brujah还留在密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能完全代表他们去填离党协议。事实上Brujah的不统一主要因为他们的成员人数。没有任何其他氏族有像Brujah那么多的成员成为无政府主义者(Anarchs)。可以这么说,每天晚上都有Brujah成员背离密党的事情发生。那些依然留在密党中的Brujah成员对长老和亲王来说也是些麻烦的家伙。尽管如此,Brujah成员还被认为是重要的武士--因为在面对面的战斗中,没有哪种吸血鬼比他们更可怕。

3.喻文州所在的族群——Ventrue
文雅,贵族化的 Ventrue 是密党的领导者。他们维护着密党的基础,在密党最危险的时候指挥成员们渡过难关。即使到了现代,大部分城市的亲王也由 Ventrue 的成员担任。在古代,新的 Ventrue 成员要在贵族,富商或者其它上流社会成员中挑选。到了现代,则从商业世家的成员,社团领导者或者政治要人中选出。不管他们生前是干什么的,Ventrue 成员负责贯彻监督古代戒律的实行,并且决定密党的方向。如果你问一个 Ventrue 成员他们氏族所起的所用,那么他会回答说潜藏戒律全靠他们来维持执行,如果没有他们潜藏戒律就不会被执行,如果潜藏戒律不被执行那么血族将不复存在。虽然他们和Toreador 成员一样经常出现在上流社会,但他们对炫耀自己和闲谈不感兴趣。有些其它血族误认为他们傲慢而贪婪,但是对于 Ventrue 成员自己来说,领导人的角色带来的负担远比荣誉要多。

4.周泽楷江波涛所在的族群——Tzimisce
如果说 Lasombra 是魔党的心脏,那么 Tzimisce 就是魔党的灵魂。他们曾经是所有氏族中最强大的,但是在与 Tremere 的斗争和无政府革命中,他们受到了重创。革命过后,Tzimisce 与 Lasombra 一道成立了魔党。
Tzimisce 可以通过异能改变自己的外貌,这使得他们周围的血族总是心神不定。“魔王”这个外号就是那些受到惊吓的血族给 Tzimisce 起的。但事实上 Tzimisce 是所有血族中最具学者气质的,其中的成员大都受过高等教育。他们对于知识有着极强的渴望,年长的 Tzimisce 成员可能是世界上知识水平最高的生物之一。 Tzimisce 对于魔法就像对于科学一样的精通,不过,水平比不上Tremere。Tzimisce为了了解吸血鬼的本质,做了数不清的可怕试验,试验的对象包括了人和其他吸血鬼。